购物车0
您的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,先去选购吧!
好百年家居 >好百年家装学堂>文章内容

在中国互联网家装改变装修工长价值

发布时间: 2016-05-28 来源:(好百年家居)
          在互联网家装施工队项目上,每位工长都是创客,靠自己口碑来实现价值最大化。   “呲呲”地一声振动,一条新消息浮现在苹果5S手机屏幕上。   40岁的张敏迅速地扫了一眼,他很熟悉,那是抢工长平台新推送的一位客户信息。“对不起,我先回个电话。”突然打断了交谈,他有些不好意思。   一个多小时的咖啡时光里,这种“插曲”至少有过三次。张敏明显地感觉到,最近的接单量提高了许多。他是抢工长平台成立一年多来的第一批工长。


     你21年前,他从安徽一个小山村来到北京,跟随老乡学木工,从“游击队”到“正规军”,再到“包工头”。如今,他苦尽甘来。用眼下最时髦的行话来形容,他是一位互联网家装界的创客。

  在抢工长平台上,张敏真正实现了零代价获取客户信息。当然,它带来的远不止一个个信息那么简单,而是一套不断完善的装修保障服务体系。

  这令他通过互联网创业的雄心,愈发地坚定。

  大品牌的信用背书

  “您好!我是抢工长平台张敏,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每一次通电话时,张敏总会提及“抢工长”。他认为,抢工长背靠领先的房地产O2O平台乐居这个家喻户晓的大品牌,能直接拉近与客户的距离。

  这种大品牌的信用背书,会不断地附加在抢工长平台,和像张敏一样的工长们身上。靠技术吃饭的人,在台湾被列入“紫领”阶层,而不是蓝领。

  在5月24日这天,抢工长平台与中国建设银行达成家装业务合作意向,在全国18个城市全面推广“先装修后付款”的创新互联网装修模式,工长只需认真施工保证质量,就可以收到相应的装修款。

  这是4月份推出“先装修后付款”以来的升级版,在第三方国家甲级资质监理公司和业主确认装修完成后,建行分节点将工程款直接打至工长账户,令辛勤的工长们劳有所得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建行,代表着一种国家信用。

  业主“找借口拖欠尾款”,这是中国家装行业的顽疾之一。工长吴义邦以前碰到过好多次,辛辛苦苦把活儿干完,但是业主找各种理由,压着不给结尾款。“拖时间长了也就不了了之了”抢工长平台想成为那个顽疾的终结者。

  在这个链条里,业主也是直接受益者。他们可以不需预付任何工程款就开工装修,最高贷款4万元,待验收完毕90天之后,一次性付给银行本金,期间产生的利息是由抢工长平台来贴付。最关键的是,这种模式让业主在工程效果上更有心安的保障。

  除了贴息之外,抢工长平台对所有入驻的工长承诺,所有的服务都是免费的。按照乐居控股CEO贺寅宇的说法,抢工长平台有“四个不”,不提点、不收管理费、不压资金、不做装修公司。

  为了寻找到这类“有信息源、有品牌、又不拿提成的”平台,张敏曾不断地试错。有一次,他偶然发现了社区里的一家互联网装修俱乐部,交4.8万元年费可获取6条业主信息。但使用了一段时间后,他发现不仅虚假信息多,且赚取中间费的模式“换汤不换药”。

  加入抢工长平台一年多来,张敏已成为一位五星级工长。在这个真正的去中介化平台,他很有归属感和荣耀感,而客户们对他也是信任有加。

  心安的立体式服务

  在很长的一段时日里,张敏是中国家装界“游击队”里的一员。他和他的师傅,曾每天在甘家口商场摆摊蹲守,目的只有一个,获得装修业主的信息。由于客源不稳,他一年存不下一分钱,只够勉强解决自己的温饱。

  “有了单子就能挣钱”。他渴望成为“正规军”。从2003年开始,他到北京一家装公司上班,以为不再为业务发愁。但干起来后,他发现味道变了。

  辛苦赚来的钱,被层层盘剥。“装修公司拿走30%工程款,设计师抽成5%,监理罚款5%。”最令人可恶的是公司监理,“他们是为了罚款而存在!”至今,张敏还恨得牙齿痒痒的。

  后来,他挂靠在一家装修公司名下揽活,虽然钱挣得比以前高出许多,但由于缺乏一套标准化的服务流程和信用,包括采购、合同和工人管理等都要亲自打理,他深感劳心劳力。

  当张敏加入抢工长平台后,他找到了期待的梦想,不仅可以免费获取信息,还享受到一系列立体式服务。目前,互联网家装业有两种主流模式:一是售卖装修产品服务的平台;二是利用互联网链接的特征做成整个装修交易服务平台。

  很明显,抢工长平台是属于后者。“我面对的装修质量是交给工人,工人和工长的好坏交给消费者平台。”乐居家居集团总经理文东说。抢工长平台有一套严格的准入门槛和考核培训机制,能提升工长们的技艺。

  “工匠精神、安心保障”,这是贺寅宇给抢工长平台定下的基调。从选工长到支付,再到质量管理,对应这三个关键节点,抢工长平台设有资金、质保和售后三大保障。“工长们拥有了一条龙式的服务。”在抢工长平台,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活儿做漂亮。甚至,这个平台连装修辅材也是统一采购配送到门。

  像滴滴打车依托腾讯和阿里巴巴一样,抢工长平台也拥有巨大的流量入口。它背靠领先的房地产020平台乐居,通过它导入各类装修大数据、开展线下活动和广告营销等,不断完成了自己的闭环。

  “游击队”创客孵化器

  打开抢工长平台的网页或APP,会出现全国有30606名工长的列表。业主可以进入他的个人网店,查看他过往的业绩和评分。

  这像极了淘宝网店。只不过,抢工长平台不卖商品,而是专门撮合业主和工长的装修交易。

  一位装修界资深人士称,在这个平台上,应换一种眼光来打量这些身怀各种装修技能的工人,他们其实是装修行业的互联网创客,而抢工长平台是这些“游击队”的孵化平台。目前中国约70%家装市场握在他们的手里。

  “每位工长都是一个老板。”文东说,抢工长平台搭建的是工长创业平台,每个工长都是靠自己口碑来打造。而传统的装修公司模式是,工长多挂靠于公司,客户无法直接与工长对接。这种沟通的壁垒,让工长和客户在装修选择中都显得被动。如果装修活干砸了的话,影响到的是装修公司,而不是工长个人。

  这是一种模式的颠覆。抢工长平台把整个装修链条里最关键的工长作为服务的主体,即所谓的执行人主导。而在传统的层层转包模式里,工长无法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。当工长成为一个装修公司随机的派发行为,客户让找到好工长是小概率事件。在执行过程中,监理还成为他们的“天敌”。

  被逼无奈,工长们只能靠从业主那通过加项来增加收入,最终导致工长、家装平台和业主的利益俱损。但抢工长平台则不同,用一种正向的机制给了工长们一个运营自我的机会。据透露,抢工长平台的整体投诉率控制在千分之三,“这是行业里非常低的值”。

  “他们会像鸟儿一样爱惜自己的羽毛。”文东想让平台做到“扬善惩恶”四个字,坚信好工长会越做越好,业主愿意为他们买单,而对于记录不好的工长,未来的生存空间非常小。“只要钱是花在刀刃上,而不是花在痛点上。”业主们喜欢认这个理。

       2016年好百年家居互联网家装不久刚刚已经启动上线,现在有序运营中!